返回
口诀网
大家都在看
  按摩 老师  萝莉 少女
妻子 网游 催眠 秋雨 小说 燃情都市 女儿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救人两命

发布时间:2021-07-22 20:20:01

是这个小女孩命不应该绝,外伤导致的外源性暂短休克,只要你救回去了好好的养,但是能活的下去的。一番舒气搓揉后,小女孩悠悠转醒。“小雨?”她道,虽是疑问句用的却是肯定一番顺气揉搓之后,小女孩悠悠转醒。。

>>>《洛神卿》章节目录<<<

《第26章 救人两命》精选

也是这个小女孩命不该绝,外伤造成的外源性短暂休克,只要救回来了好好养,还是能活的下来的。

一番顺气揉搓之后,小女孩悠悠转醒。

“小雨?”她道,虽是疑问句用的却是肯定语气。

那个断掌女孩不知道的是,这个女孩她也关注了颇有一段时日了,只是还没来得及接触而已。

所谓等死地,就是一些快要死了的奴隶,奴隶贩子嫌他们死在集市上晦气,扰了“生意”,所以会把他们扔到垃圾堆里,晚上一并扔出城去,任他们自生自灭。

不过可想而知,所谓的自身自灭,实际上是必死无疑。

身上的病好不好是两说,更重要的是,郊外,有野兽!这个年代山林茂密,野兽比人多,樵夫上山打柴,最大的危险就是来自于老虎!因为他们可能会被老虎吃掉!

活人夜间出行尚有性命之忧,何况是一些奄奄一息的病人呢?

所谓的等死地,其实就是必死之地了!

不过这也没有差别,对于这些毫无希望可言、生不如死的奴隶来说,活着,只是比死了多一口气罢了。

因为有太多人在这里咽气,等死地的阴死戾气极重,即使是骄阳当空的正午,紫烟还是在这片明明照到一线天光的死巷子里打了个寒颤。

实际上,她并没有等多久,那个断掌女孩就被奄奄一息得扔进这条暗巷。

假死药这种东西太过高级,紫烟还做不出来,相比之下参了灵气的补气丹倒是一味续命的良药。

和这个小女孩一样,引发一场冲突,装作快要被打死的样子,自然就会被扔到这条暗巷。

但饶是早有预谋,紫烟还是被断掌女孩身上的伤给惊得倒吸一口冷气,因为即使没有亲眼看到,但是她还是能想像得到,为了能成功脱身,她真的遭到过一顿毒打!从她身上的伤口上看,这一顿毒打,是真的致命的!

“你还好吗?”等那些抬人的打手离开,紫烟蹿了出来,轻轻撩开她的乱发,在她嘴里塞进一颗丹丸。这是夜云一生听到紫烟说的第一句话,语气里的关心和心疼毫不作伪,让小小年纪便饱经人世沧桑的夜云差点落下泪来。

她有多久,没有听到别人的关心了呢?

很久很久以后,紫烟才知道,她这短短四个字,是夜云黑暗阴寒的人生中,第一缕暖意阳光。

“嗯!”虽然她现在是一副干瘦汉子的模样,但是她眼睛里此刻专属于女性的温柔是掩不住的。久违的不掺杂质的关心和温暖,让久经磨练素来坚强的夜云差点掉下泪来。

不是紫烟的圣母光环,也许是渴望了太久发温暖,当有朝一日重新得到的时候,才会这么的情难自禁。

“很疼吗?”她从怀里抽出一条丝帕,拭去她眼角的潋滟水光,“还能走吗?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这。”

她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抽出一套灰衣套头的小厮装:“先套一下,离开这里再说。”

洁白的丝帕带着属于她的淡淡幽香,素雅恬淡,那是属于光明世界的人特有的温暖,让夜云为之一震:“我没事,还能走。”

紫烟最欣赏的就是她的坚强,自然也不多言。只是带着她和还虚弱的那个女孩在早已摸熟的巷道里穿门过户,一路上直到转进她安排她们安顿的屋子也没有碰上一个人,这让她不由松了一口气。

只是看着夜云走的隐隐带着痛苦,紫烟也于心不忍,只是……她不禁又在心里暗骂一百遍啊一百遍:《炎黄秘典》说的神乎其神,她修炼了那么久,她的体质还是一如既往的烂的令人发指!别说高来高去变身鸟人打遍天下无敌手了,她连夜云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都抱不动!

不过紫烟是暂时没有什么时间探索她为什么就是这样一副半死不活的体质了,两个小伤病号就够她忙活的了。

清理身子,处理伤口,两个小女孩都是一身伤痕累累,紫烟看着都觉得心疼,不过等她们收拾得一身清清爽爽一身换了她准备好的裙子走出来的时候,紫烟也不经眼前一亮:好生妍丽的小姑娘!

只是小雨脸上的抓痕着实碍眼。

“可以治好。”紫烟仔细检查之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幸好,小雨抓伤时候年纪还小,力气不大,紫烟还是可以治好的。

这个认知让紫烟的心情瞬间开朗了。紫烟比别人更知道丑女受到的其实,不然放任一个清清秀秀的小姑娘就这么毁了一辈子,紫烟想想都觉得是一种罪过。

至于夜云的断掌,紫烟从来没有在意过,断掌不详是没错,但那顶了天也只是一生命途多舛罢了,克夫?克子?我还克你妹啊克!

而且对相手有一定了解的紫烟知道,这哪里是个什么断掌纹?分明就是用刀划伤的伤疤!真不知道那些人眼睛是长在哪里的,连掌纹和伤疤都分不出!

收拾干净了两个小女孩,紫烟也把自己收拾了一下。自然不是之前那一套行头了,一袭白裙青丝如瀑白纱蒙面,站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院子里,顿时把整个院子的格调都拉高了!

这院子当然不是她的,而是会稽县尉原本用来养外室的一处居处,不过那县尉现在在督促新一批的壮丁去戍这守那,项家正打算这两天做掉他换上“自己人”呢,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来此处。等有人来的时候也换了人了,这里有什么异常也看不出来。

“多谢主人救命之恩。”要不是两个小女孩都虚弱得起不来,这会子估计就跪在地上了。

“什么主人主人的,我这里不兴这一套,我比你们大两岁,你们私底下叫我一声姐姐就好。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你们叫什么名字?多大了?”紫烟柔声说道。

“奴叫小雨,十岁了。”小雨到底小了一点,比较活泼。

“奴小名夜云,快十一了,不过我们这名字奴隶贩子知道,以后怕是不方便用了,还请主……姐姐给奴再起一个名字。”夜云相对成熟一些,思考事情也全面一些。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