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口诀网
大家都在看
  按摩 老师  萝莉 少女
妻子 网游 催眠 秋雨 小说 燃情都市 女儿
首页 > 资讯

第18章 有一个匠人

发布时间:2021-07-22 20:19:50

虽然弄得一身狼狈不堪,虽然两个人都吃得……或是说玩的很高兴。真的吃得很高兴的,就仅有青霜一个人。所以终于等到有肉了!天明白服丧期间严禁食肉的规矩是谁定的!作为一个无肉不因为终于有肉了!。

>>>《洛神卿》章节目录<<<

《第18章 有一个匠人》精选

虽然弄得一身狼狈,但是两个人都吃得……或者说玩的很开心。真的吃得很开心的,就只有紫烟一个人。

因为终于有肉了!

天知道服丧期间不得食肉的规矩是谁定的!作为一个无肉不欢的肉食动物,她嘴巴都快淡出鸟来了好吗?这个年代没有那么多烹饪方式,就是有陶罐煮或者瓦罐煮,紫烟可是连吃了一个多月的水煮青菜!她减肥的时候吃的减肥餐都没这么残忍!

至于她不是女孩么?女孩不是喜欢吃素吗之类的废话,紫烟表示:呵呵。要真是素食主义者,她上辈子一百六十多斤的肥膘哪里来的?蔬菜汁打进去的!

紫烟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她要吃肉!

清晨的阳光从打开的窗户照到她的眼睑上,照的睫毛根根翘立,眼睑仿佛透明,隐约可见青色的血管。

然后她唰的一下睁开眼睛,黑曜石般清澈明亮的瞳孔占据了整个眼球的三分之二。

她该醒了。

紫烟眨巴眨巴嘴,嗯,昨晚口水流的有点多。

烧鸡烤鸭清蒸鱼,醋溜排骨红烧肉,你们都在哪里啊!快点回来吧!

但是想想现在的处境,她现在扮演的可是一个家破人亡茶饭不思的千金小姐啊!吃顿饭都要三四个人哄的那种!这个时候要是吃肉吃的那么欢,那这人设就崩了好吗?

必须改变现状!为了吃肉!

正在紫烟魂游天外的时候,一个瞎眼侍女端着铜盆走了进来:“虞小姐醒了吗?”

这个侍女名叫无光,先天失聪,父母都是项府家奴,因此自幼就是项府的女奴。她容貌普通,还不到作为艳奴美姬的标准,就只能当个干杂务的女奴。

之所以是她被选来伺候紫烟,还有一段原由。

虞妙弋的脸杀伤力太大,举手投足就让人看呆了魂,虽然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实在让项家人丢脸。所以才选了这么个先天失明的,看不见紫烟容貌。

紫烟伸着懒腰绕过屏风,一看铜盆登时脸上就发了苦。

她不要洗漱啊!

不是她不爱干净,实在是这年头,洗漱对紫烟来说,就是上刑啊!

秦朝时还没有牙刷,一般人都是用树枝剥了树皮折出了木刺刷牙,事实上,这种洗漱方式一致延续到了唐朝!宋朝才有牙刷面世!

想想就知道这该有多恐怖!木刺不会刺嘴吗?不会断在牙缝里面吗?刷完牙嘴巴不会麻吗?不会有各种匪夷所思但是就是会存在的诡异经历吗?

就算是大户人家里,也不过是让下人取软嫩新鲜的嫩柳枝在沁凉的井水了泡上一夜,让木刺相对软一些韧一些不那么刺嘴罢了。

但还是会刺嘴的啊!

每天洗漱的时候,紫烟都是一脸苦大仇深,一脸英勇就义的悲壮!

没肉吃就算了,每天还要用这么诡异的东西洗漱。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她一定要改变现状!

“无光,过来。”

“虞小姐,有何吩咐。”别看无光看不见,做事却极利索,放下铜盆走到紫烟面前。除了那一双无神的眼睛,却是丝毫看不出她和常人有什么不同或者不便的。

要不是这样,她也不能被拨来伺候紫烟了。

“无光,府里可有工匠?”

“不知道小姐是想要工匠需要什么工匠?府里倒是专门养了一些匠人,但多是铁匠、石匠、木匠之流,首饰匠确实没有的。嗯……若是姑娘需要做些首饰,婢子倒是知道会稽城中颇有盛名几名首饰匠,小姐可需要奴婢去请了来?”

“不笔,木匠便可,你先去取些素帛炭笔来。嗯……匠人来时,若是项籍郎君有空,记得叫他一起来。嗯,就先这样吧,记着,先取了东西给我再去请人。”

“喏。”

无光虽说目盲,却长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玲珑心。紫烟不便见人,她便用屏风隔开,隔着屏风对话。

匠人来时,项羽也到了,项羽却一反常态没有直接走进来,而是陪着那个木匠等在屏风之外。

这么明显的异常紫烟看不出来就是傻子!

便让无光把画好的素帛递给工匠,自己却一言不发。

“虞儿,这是什么?”交给匠人的土壤项羽自然也看见了。虽是从没见过的东西,却在正面侧面和上面都有图样,一放在眼前,就像实物马上能拿出来把玩似的,就连尺寸大小都标注出来了。项羽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图样?当即大为新奇。

“这是牙刷。”有外人,还不知道是敌是友,紫烟就学项羽惜字如金了。

“此物不难,关键是这图样……如此新奇,在下居然从未见过!不知小姐可否详细告知?”清朗的声音传来,让紫烟颇有些意外。

匠人是什么样子的?这个问题很简单,褶子一堆,胡子一把,白头发或者银头发或者灰头发的,四十岁或者五十岁的,干瘪瘪的,瘦小小的小老头一个,十有八九还是弓着背的。身上穿着脏兮兮的灰黑色袍子,但是十有八九不是衣服料子的本来颜色。有一些脸上还带着卑微的,甚至看起来变得猥琐的笑。

但是听这个人的声音,明显不是这样的啊!

紫烟不打算回答,她倒要看看,项羽带这么个人来,是什么意思。

项羽直接推开屏风:“虞儿,你出来说吧。”

紫烟:……

项羽怎么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

没错,先秦的规矩和别的古代不一样,没有那么重的男女大防,但是紫烟这身份,随便见外人恐怕项家人还不放心呢!这不是为了安你们的心吗?她还特地弄了个屏风,你这一手弄得我很矫情好吗?

不过既然矫情了就矫情到底吧!

还好紫烟反应快,及时带上了面纱。

还不知是敌是友,还是小心点的好。

屏风一拉开,他们看不到她的脸,但是紫烟想要打量他们倒是容易。

这个人的脸上,没有褶子没有胡子,皮肤光滑温润仿佛女子,一头乌黑长发及腰……呃……别看这形容就误会了,这人虽然皮肤白皙,可是容貌英挺,却无丝毫娘气,再加上喉结,说他是女人绝对没人信。

皮肤好的原因倒是普通,因为这个人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出头,最多也就二十三四,也就和项羽差不多年岁吧。这年纪的男人,只要没有痘子,皮肤都还算光滑。

中等身材,身姿英挺健壮。这个健壮当然不是和项羽比。项羽那叫野兽一样雄壮,整个就是一个巨人,项羽就是非人类一个。

这人腰板笔直,虽然面对的是雇主,可是却丝毫没有寄人篱下的卑微,虽然不像是天生贵族一般贵气,却另有一种英挺气质,看着就不像久居人下之辈。

最奇特的是,他虽然是工匠,却是一身白袍,纤尘不染,看着虽然不像有书生儒雅气,却硬生生的把白衣服穿出了英武气。脸上虽是含有一丝笑意,却不谦卑,反而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紫烟。

反正这个人,横看竖看都不像一个“工匠”。

最坑爹的是,这人身上,还有一种气质,让紫烟觉得莫名的熟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