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口诀网
大家都在看
  按摩 老师  萝莉 少女
妻子 网游 催眠 秋雨 小说 燃情都市 女儿
首页 > 资讯

第9章 招祸的脸

发布时间:2021-07-22 20:19:36

一句话差点儿直接把两个人惊得跳出来:“而如今便推知此事了?”那岂非是表明,秦王朝覆亡,指日可待?青霜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们几眼……毕竟这个眼神在他们的解读里,叫作精深莫测“若不能言,小女子弱质女流之辈,何以取信于二位?”。

>>>《洛神卿》章节目录<<<

《第9章 招祸的脸》精选

一句话差点直接把两个人惊得跳起来:“如今便可知此事了?”那岂不是说明,秦朝灭亡,指日可待?

紫烟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们一眼……当然这个眼神在他们的解读里,叫做高深莫测。

“若不能言,小女子弱质女流之辈,何以取信于二位?”

“为什么是告诉我们?”项羽疑惑,别以为他不知道,紫烟知道他的身份时候她的表现来看,她明显就是冲着他们家来的吧?

紫烟意味深长得看了他们一眼:“君不闻,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乎?”

没给他们从那句话里反应过来的时间,紫烟就飞快得念到:“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谪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胜曰:“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今或闻无罪,二世杀之。百姓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或以为死,或以为亡。今诚以吾众诈自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天下唱,宜多应者。”吴广以为然。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陈胜、吴广喜,念鬼,曰:“此教我先威众耳。”乃丹书帛曰“陈胜王”,置人所罾鱼腹中。卒买鱼烹食,得鱼腹中书,固以怪之矣。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卒皆夜惊恐。旦日,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

吴广素爱人,士卒多为用者。将尉醉,广故数言欲亡,忿恚尉,令辱之,以激怒其众。尉果笞广。尉剑挺,广起,夺而杀尉。陈胜佐之,并杀两尉。召令徒属曰:“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当斩。借第令毋斩,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徒属皆曰:“敬受命。”乃诈称公子扶苏、项燕,从民欲也。袒右,称大楚。”

长长的一段文字,她却是倒背如流。也许是她的流利强化了她的权威,两个人都一时被震在原地,半点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废话,能不流利吗?语文书上最讨厌的四个字“背诵全文”,偏偏就在这片课文后面挂着呢!苦大仇深得背了两三年,换了谁都得一辈子也记着它,死了也忘不了它!

也许是今天收到的刺激太多了,多到他们已经接受无能的地步了,项梁仅剩的理智,也只有叫人带紫烟去梳洗了。

这很明显是他们藏兵的地方,连头母猪都没有,更别说是女人了。幸好紫烟也不是真的是这个时代的“大家闺秀”,连起个床都要三四个丫鬟服侍的那种,要了盐水简单得给伤口消了毒,胡乱包扎了一下。别问她一个和平年间的小姑娘为什么还能get到急救技能,对于一个常年独居的人来说,不管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这种小外伤的处理都是基本技能。可惜没有碘酒来着,那个才是她用熟了的,用盐水消毒真的好痛!

然后再用热水好好得洗漱了一番,哪怕身上穿的是男人的衣服,她才松了一口气。

真的难以想象她居然顶着一头的泥浆在项家叔侄面前忽悠那么久!这忍耐力果然见长啊!

把自己拾整干净了,紫烟想着那叔侄俩一时半会儿也很难从震惊里拔出来,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找她。她才仗着自己的女人,洗澡的时候没有人敢进来,做一件她心心念念了很久的事。

清理虞家的遗产。

什么?在里面待太久会不会被怀疑图谋不轨什么的?女人洗澡洗久一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何况她身上又那么脏!

首先要看的,当然就是她的脸了。

据说虞姬是世所罕见的绝世美女,不知是怎样的盛世美颜?当了好多年丑女,好不容易当一回美女,不好好欣赏一下绝对对不起她自己啊!

这年头的镜子除了拍鬼片没有别的用途,紫烟选择了用水面来照。

看到这张脸的瞬间,哪怕是水面有点恍惚的倒影,都瞬间惊呆了紫烟……

对于这张容貌,紫烟只有一个想法:这还是人吗?原来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不是神话!凭这张脸,我是一个女人都要爱的发狂了,我要是男人,这样一个美人拿江山我都不换!这要是在现代,绝对到哪哪车祸,红颜祸水这词就是为她定做的!

这样一番弹幕滚动下来,就算是没有自恋倾向的紫烟,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自恋症晚期了!这年头可没地儿治这病去!那就是绝症啊!

但是紫烟毕竟是女人不是男人,对这方面的抵抗力还高一点,总归还是能神魂归位的。冷静下来之后,紫烟却觉得,这样一张容貌,在她如今的处境看来,恐怕是祸非福。

但是她能怎么办呢?作为一个乖宝宝型的高考生,化妆这颗技能树,她绝对是一片空白啊!

拍了怕光洁的脸颊,紫烟也无计可施。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还是看看虞妙弋别的遗产吧。

紫烟的手上,带着一枚戒指。不管之前怎么折腾,这枚戒指都还很幸运得戴在她的手上。大概因为太不起眼,连项羽都没有注意到。

看起来是带着紫光的矿石做的底,与其说是戒指倒不如说是一个指环。但是就这么一个做工粗劣的指环,明明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的玩具,却牢牢地固定在她的手上,不管是怎样的颠簸都没有让它掉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