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口诀网
大家都在看
  按摩 老师  萝莉 少女
妻子 网游 催眠 秋雨 小说 燃情都市 女儿
首页 > 资讯

第8章 取信于人

发布时间:2021-07-22 20:19:35

青霜会傻到在也可以验证结果出错误的的地方说谎,因为一但被揭穿了,最后的结果可能会是青霜难以能承受的。因为青霜的改动会在明处,而已给他们讲了一个有一点点不夸张的故事而已。她所以紫烟的改动不会在明处,只是给他们讲了一个有一点点夸张的故事而已。她非常欢迎项家叔侄去查她的来历,因为他们的追查到的每一个细节,都会在他们脑海里被他们把那短短的几句话,脑补成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

>>>《洛神卿》章节目录<<<

《第8章 取信于人》精选

紫烟不会傻到在可以验证出错误的地方撒谎,因为一旦被拆穿了,最后的结果可能是紫烟无法承受的。

所以紫烟的改动不会在明处,只是给他们讲了一个有一点点夸张的故事而已。她非常欢迎项家叔侄去查她的来历,因为他们的追查到的每一个细节,都会在他们脑海里被他们把那短短的几句话,脑补成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

然后越深入了解,就越感动。等他们两个了解了全部的来龙去脉,并且把紫烟和他们讲的那个故事一一对应起来的时候,他们就会愈加感动。

当他们都感动到极致的时候,只要把对故事里的人物的种种感情只要有一点移情到她身上,那她的日子,就会好过很多。

“所以虞姑娘的意思是,令尊预测出了秦二世延续不过三年,秦朝必亡才会被灭族?”静静地听完紫烟的这个故事,项梁的指关节又开始发白了。

紫烟没有把眼神分给项梁的手,但是她知道,回去以后项梁的手一定会很疼!真的!

不过项梁此刻倒是没有心思分神关注他备受虐待的手。

秦朝必亡、秦朝必亡!如果这个来历成谜的虞姑娘说的是真的,那他们项家大仇得报,可不就是指日可待了?

想到这个项梁心里就开始狂嚎,根本就就冷静不下来!可是他的理智却又告诉他,世上没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事!想要报仇,除了他们自己的打拼,其他的外力都是一片虚无!

本能的,他开始分析这件事的利弊和可能性。

“虞姑娘,如果真如你所说,令家族有如何……会落到如今的境遇?”项梁开始一个个疑点的排除。

愿意查就好,就怕你不愿意查。

紫烟又开始飙戏了。

“项先生莫不是这样的能力没有什么限制?那不是我虞家天下无敌了吗?就算是称王称霸也只是一念之间罢了。”紫烟眼中水光闪烁,却强行挤出一个笑脸讶然道。

项梁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情,本来嘛。要是这样的能力没有一点限制紫烟会到自己面前来?做梦!

“愿闻其详。”

“我们家族的这门功法对天资要求极高入门极其严苛,每代能修习的,若有一二人便是邀天之幸。可是大概是此项功法所致,传男不传女,从未家族女子修成过。天机难测,怎可轻易外泄?但凡族人所预测出来的内容绝对不能外人知道,否则不出三天,必遭天机反噬,死于非命。但是,族人花费性命所以测得的天机,若是不能为人所知,又有何用?所幸先祖大才,另创一门功法,以族中女儿就承担传承祖宗先人预测出天机之重担。能流传多少,就看族中女儿天赋。小女子不才,正是本代族中唯一的嫡系女儿,这两千多年来祖祖辈辈预测的一切,已经都在这里了。”紫烟指了指自己的大脑。

但是光这一点就让项梁暗暗咂舌这传承真够严苛的。

“其次,我们虽然可以驭神算而测无常,却绝不能参与其中。否则传承断绝!满门尽灭!所以我等可为守护者,负责剿灭一切与预言不合,干扰天道的存在,却决不可擅自更改。因果之道,牵一发而动全身。没有人知道我们今日的擅自插手,会造成怎样的后果。”说到这里,紫烟喝一口水润润喉,也给项梁一个提问的时间。

从早上到现在不是跑就是讲,连一口水都没喝过,又渴又饿的,大脑还在高速转动,再不补充一下能量紫烟快扛不住了好吗?

“虞姑娘如今又为何愿意违背祖训,把这些告诉我等呢?你当知,我等知道了此间事,会如何应用。”项梁问道。

“如今家族已经不存在了,这传承说不断也已经断了,既然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我也不怕事情变得更糟。既然如此,我就要让那些动手的人,全都付出代价!”紫烟低低的笑了两声,声音里充满了苍凉萧瑟和凄楚,引得两个情感过剩的家伙差点也跟着发神经了。

简单的说,就是……

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虞姑娘,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项梁这时已经相信了一半了。

“是小女子失礼了。”紫烟好像在笑,看着却像是在哭,说是哭,却又没有眼泪。

“还有第三个禁忌,便是是这天机越大,所能说的时间提前的就越少,天机越大,泄密者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大病、寿元、甚至是命悬一线,要不是我虞家这两千年来守护天机积下的一点福缘庇佑吊着我的生命,恐怕只要一桩天机就足以要了我的命了。”紫烟好像是自嘲似的摇了摇头。

“呵呵。”项家叔侄对紫烟的这句话不置可否。既然危险那你还这么活蹦乱跳得还能他们扯这么多?

“还有最重要的,我虞家秘术一不算祸兮旦福,二不算儿女情长,三不算功名前程。”

“那能算什么?”项羽脱口就是一句,让项梁暗暗摇头。这小子,城府还是不够啊。

但紫烟好像早就知道他会这么问,接的非常快:“只算……天下大势!”

“咔!”这下是一下让项梁用力过大,直接捏碎了手上的茶杯。

这下子城府不够的人是项梁了。

“只算天下大势?”项梁不信似的重复了一遍。

“那当然,若是只是纠结在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又如何推算到两千多年后的未来?”紫烟哑然失笑,但在笑声中却又多了几分傲然自信。

“证据呢?姑娘当知所言太过匪夷所思,在下需要一些凭证。”项梁的声音里带感情太复杂,已经数不清楚有多少种情绪了。

“这个好办,两件事。”紫烟竖起两个手指,“第一,刘邦,字季,泗水郡沛县人,其妻吕雉,兄弟三人,排行老三,是沛县一亭长,混混出生,还算义气。现在应该有两子一女,长子刘肥是私生子,其他二人俱是吕雉所出。吕雉是沛县大户吕公之女,有二兄一妹。手下有樊哙、萧何、曹参、卢绾、夏侯婴、审食其等人,传说那个无赖左大腿上还有一片胎记什么的,这个具体小女子就不清楚了。”紫烟看着项梁眉头皱了皱,似乎是不太相信。毕竟这个和神奇两个字不沾边,但她也不在意的笑了笑,反正重头戏不在这里。

“小女足从未去过沛县,更没见过所言中任何一人,甚至没有从任何俗世来源得到任何关于这些的一切消息。小女子心知此言未必得意取信于二位,既然如此,不如换另外一件事。”

紫烟顿了顿,吊起了他们的胃口才说道:“不知二位可否好奇,赳赳老秦,何时可灭?”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