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中 第五章 千里烟波,断谁死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烟尘中小说简介

《烟尘中》是作者柘月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如何,现下他是真的退下去了。  离任了,府里的幕僚倒有很大一部分投了新的权贵,老人为了能做到真正的的远离它朝堂,表示倒也不会觉得有什么,而已本来手下极为更亲近的几位,甚是愤懑,每当聊起,老人笑了笑不做评论。  名利二字,纵使是他,依然谈不上真正的放下自己。住在此间的老人此时正坐在床边的柜子上,借着晦暗的烛火读着古卷,光线实在太弱,老人上了年纪,加之拖着病体,此时眼睛都快要眯成一道缝,似是很吃力,眼神却很是锐利。。...

烟尘中小说-第五章 千里烟波,断谁死生全文阅读

  商船顶层的一处房间里,看起来是匆匆收拾出来,虽说整洁,摆放却显得杂乱。

  住在此间的老人此时正坐在床边的柜子上,借着晦暗的烛火读着古卷,光线实在太弱,老人上了年纪,加之拖着病体,此时眼睛都快要眯成一道缝,似是很吃力,眼神却很是锐利。

  当然,除了个别有心人,没人会知道这位落魄老人不久前还是当朝宰相,身居高位。

  就在不久前,老人大抵是真的想要退隐,又或者背了某些黑锅不得不退下来……

  不管缘由如何,眼下他是真的退下来了。

  卸任了,府里的幕僚倒有很大一部分投了新的权贵,老人为了做到真正的远离朝堂,对此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只是原本手下颇为亲近的几位,甚是愤慨,每每谈起,老人笑笑不做评论。

  名利二字,纵然是他,仍然谈不上真正放下。他对这个国家,仍然希望能够做些什么的,所谓名利也就脱不开身了。

  外界的吵闹在某一刻吵到了这位老人,老人放下古卷,站了起来,门已经被人撞开。

  来人是领了皇帝吩咐,护送他归乡的一位禁军统领,他对此人倒也算是熟悉。

  “秦大人,请你待在屋里,我等好护你安全。”

  禁军统领说的严肃,老人点了点头,“劳烦林统领了。”

  “大人客气了。”林金武应了一声,对这位曾经的相国大人他还是很尊重的,无论公心私心,他都不愿这位老大人出事,他虽是武人,但并表示他是死脑子。作为皇帝的禁军,甚至是亲信,他多少晓得一些内幕,知晓眼前这位老人退下来的原因,陛下的意思,迟早还是要起用的。

  何况,这位老人门生遍布天下,若真出了事,好不容易稳定的朝局怕是又要再起波澜,老人退隐的初心也就不得贯彻了。

  他是武人,但也能分辨对错的。

  只是身在局中,有时候根本不会存在所谓对错。

  林金武出了房间,站在走廊上,偏头之际,那边已经有人进来了。

  此行他的手上并没有带着多少人,陛下虽说担心路上会有人行刺秦弼,但也只是担心而已,这个节骨眼上,没人会认为真的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真正的行刺于秦弼。

  林金武心里叹了一声,握住腰间的刀柄,缓步从那边走了过去。

  对方砍翻拦住他的最后一个人,林金武知道那人并不是他们的人,应该是慌不择路的百姓,倒真是无妄之灾。

  林金武不敢离得太远,手下的人已经被他散出去,眼下正与各处的刺客鏖战,他已经知道了对方的来头,深知此次事件严重性,他并无获胜的把握。或许敌人攻到秦弼面前时,他死了,也就是尽忠了吧。

  “江山楼的余孽,胆敢行刺朝官,尔等这是找死。”狠话还是要说,尽管这些话起不到任何作用。

  江山楼的宗旨可是誓要杀光新朝皇族,君都敢杀,又怎会不敢杀一个臣子。

  “秦老狗买国求荣,昏君碍着狗屁祖训不追究,我江山楼,替天行道。”

  那人说着举起染血的唐刀,掀起衣服前摆,仔细的擦了起来。

  两人之间距离渐渐缩短,溅了血的铜制面具,狰狞如幽府的索命恶鬼。

  林金武抽刀,“找死。”

  刀光蹦起,狭小的空间一时间明亮起来,攻守之间,血如雨洒。

  甲板上,银质面具看起来要亲切许多,鲜血沿着刀尖滴落,哒……哒……

  江风骤起,黑衣猎猎。

  提刀的虬髯大汉怒视着对面的银面人,声如沉钟,“哼,看你有些本事,怎就做了江山楼的狗。”

  银面人不说话,余光瞥了眼手臂处的伤口,血已止了,却见翻开的肉皮下面森森白骨。

  “哼,待老子一刀劈了你,再与江山楼算账。”大汉说罢手中阔刀抡了起来,如射出去的利箭,破风而来。

  王凝事先可没想过会遇上这样的劲敌,甚至这本就是江山楼为他布下的杀局,他虽与此人对峙良久,场上的变化还是能够感觉得到。

  江山楼的人早早就出人不出力了。

  大汉显然也是注意到这点,想必才会久久呆在这,将他当了磨刀石。

  王凝无奈叹息一声,心道上次的事情之后果然被怀疑了。

  回过神来,那刀已经到了近前,刀锋凛冽,如是斩破空间而来,直逼面门。

  王凝曲膝,踏出弓步,双手握刀,丝毫不敢放松,自此人杀出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他们已经走了几百招,他知那是真正的杀人刀法,毫不花哨。

  全身提气,屏息凝神,周边空气仿佛也凝滞如铁,风声,水声这一刻都归于空无。

  这一招已是极招。

  刀锋所向,是生死。

  青丝舞动,面具下已经渗出血来?

  血是褐色。

  大汉一声暴呵,抡刀而斩,听得锵的一声,风乍起,雾尽散。

  王凝曲膝而跪,刀横身前,飞扬的长发重归安静,已是凌乱如乞丐,银色面具乍现裂痕。

  砰又一声,膝盖之下甲板骤然碎裂,血水自此蔓延而开。

  刀断,刀斩入肩膀。

  握刀的手,伤口处,白骨再被鲜血染红,鲜血溢出伤口,滴答滴答浸了一地。

  顷刻红血黑如石墨。

  面具落去一半,王凝脸上显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来。

  钢铁摩擦的声音再度响起,嵌入肩膀的刀锋一偏,朝他脖子横切而来。咯牙的声音里,王凝左手持刀,横刀一竖,格挡……

  噗……一口浓血喷出,身影急飞而去,狠狠砸在护栏上,如一堆烂肉,瘫软在地,耳流黑血,眼泛血丝。

  却无愤恨,倒似是解脱。

  “看来你是条不听话的狗。”

  大汉提刀而立,心中并无同情,却多几分感慨。

  若非遭人暗算,眼前之人当不差自己,虽不是正统的某家武学,却招招见血,招招噬命。

  大汉朝王凝走了过去,“说出背后之人,某或可留你一命。”

  “江山楼杀人,只为乐趣!”声音沙哑艰涩,难听刺耳。

  大汉哼了一声,阔刀往身前一插,“某有的是时间,看你受折磨而死。”大汉眼神透着几分诚恳,“你若说出主谋,某给你个痛快。”说罢不屑的扫了一圈,“现在的你,自杀都没机会!”

  王凝已经懒得去想这些了,抬眼看着大汉,玩味的笑着,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再不进去,那位秦大人想是活不成了。”

  大汉目色骤凝,眉头锁了川字,一脚踢在王凝身上,面具脱落,却已经看不出本人模样。

  王凝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双眼渐渐空洞下去。身体剧烈的起伏着,咳嗽声里,黑血裹着脏腑的碎肉不停的吐了出来。

  林金武趴在地上,浑身伤口,铜面人抬脚踩在他的脸上,直接崩掉了他两颗门牙,血水口水一股脑的淌了出来。

  “你……根本就……就……不是铜面……”

  铜面人深沉的声音自面具背后传了出来,“杀秦弼怎么可能只派几个青铜杀手。”

  “何况此行还有铲除那个混蛋的任务。”

  铜面人自顾自说着,似乎对一切都尽在把握,面对将死之人他也变得善良起来。

  “外面那个家伙本身也不止银面,此次若非事先做了手脚,岂会那么容易杀死他。他既然要死,那么杀秦弼的事当然要有人做。”

  “刚好……我挺喜欢看到那个人死……”

  提刀,刀光一闪,竟是刺穿了林金武的头盖骨,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林金武奋力扬起的头重重砸在木板上。

  刀出,血如泉涌。

  铜面人惯常的擦了擦刀身的血,推门而入。

  秦弼已经在等他了,或者说是在等死。他是见过大风浪的人,又怎害怕区区杀手。

  “秦大人可真是好学,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看书。”铜面人似在嘲笑。

  秦弼翻到新的一页,道:“老夫唯一所憾,不外乎眼下这般光景,人之将死,书未读完。”

  “嘿,我可没时间等你把书读完。”

  语落,船身骤然摇晃起来。

  风过,烛灭,嗤的一声,刀斩而来。

  “逆贼,安敢害我老父。”

  声如滚雷,一道硕影闯了进来,带起一阵狂风。

  “秦瑞清?”黑暗中铜面人一声惊呼,“你不是在宁武营?怎会在此?”

  “哼,既知老子来了,还不快滚。”

  “哼,休要猖狂。”铜面人嘴上再硬,心里已经没了底气。

  当然根本的原因还是外面传来的几声巨响,那该是水城营迎击海盗的新武器。

  来之前他可没想过秦瑞清会出现,更没料到水城营会出现在此。

  铜面人愤懑的哼了一声,散在了黑暗里。

  烛光再起,秦瑞清跪到父亲身前,“孩儿来晚了。”

  秦弼温和的笑了笑,示意儿子起来,继而问了相同的问题:“你怎会在此?”

  “有人几日前给儿子报了信,事关父亲,孩儿就八百里加急赶来了。”

  护着父亲到了甲板上,雾已散开,看着眼前的残肢断臂,鲜血淋漓,老人隐有不忍。

  “唉,都是老夫的罪过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