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近身兵王 云雪娇阳(沈飞姚若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女总裁的近身兵王小说简介

《女总裁的近身兵王》是作者云雪娇阳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沈飞姚若雪小说阅读时间:2019-04-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沈飞姚玉颜是云雪娇阳书中的角色,为您带给由云雪娇阳创作作品的《女总裁的近身兵王》,小说精彩的节选:沈飞回过头来,望着美的动人心弦心魄的姚玉颜,纵使这张脸蛋上挂满泪痕,但依旧是绝世风华。听你的意思,对方所以是个大富之家,豪门吧。沈飞回过头来,看着美的动人心魄的姚若雪,纵然这张脸蛋上挂满泪痕,但依旧是绝世风华。。...

女总裁的近身兵王小说-云雪娇阳(沈飞姚若雪)全文阅读

沈飞姚若雪是云雪娇阳书中的角色,为您带来由云雪娇阳创作的《女总裁的近身兵王》,小说精彩节选:沈飞回过头来,看着美的动人心魄的姚若雪,纵然这张脸蛋上挂满泪痕,但依旧是绝世风华。听你的意思,对方应该是个大富之家,豪门吧。

《女总裁的近身兵王》精选:

沈飞回过头来,看着美的动人心魄的姚若雪,纵然这张脸蛋上挂满泪痕,但依旧是绝世风华。

"听你的意思,对方应该是个大富之家,豪门吧!豪门少奶奶啊?你就一点不动心?"沈飞看着姚若雪问道。

"豪门少奶奶?"姚若雪冷笑。

"我姚若雪想赚钱,自己可以去赚,想要的生活,自己可以去追求,凭什么要去做一个笼中的金丝雀!"姚若雪不屑道。

"不错,有志气,人活着,终究是要靠自己,指望别人得来的东西,终究不是自己的,大胆的告诉他们,去你娘的少奶奶,姐不嫁!"沈飞看着姚若雪说道。

姚若雪闻言,不禁忍俊不禁,脸上的伤感,也被冲散好多。

"你这人说话,总是这般粗俗,不过,你说的对,姐不嫁!"姚若雪吼道。

只是发泄之后,依旧是伤感,那终究是自己父亲的决定。

纵然,这个年代已经开放,已经很少有包办婚姻的事了,但是,父母的决定,依旧是重中之重。

沈飞在这时,却是如灵猴一般,高高跃起,随即,落在地面上,扎在草丛里。

姚若雪看着这一幕,眼中露出一抹好笑之色,这个家伙,是在逗自己开心吗?

这时,沈飞从草丛中探出头来,嘴里还叼着一根草,双手上,却是抓着一只活蹦乱跳的极其肥硕的兔子。

"有美味吃了,其实,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上一顿美味,无疑是最开心的事情!"沈飞笑道。

"好,这兔子太胖了,就该烤来吃!"姚若雪说道。

沈飞咂咂嘴,拎着兔子,"胖啊!得罪人了吧?其实,长的太胖,也是罪过啊!"

姚若雪看着沈飞跟着兔子碎碎念,不禁忍俊不禁。

两个人,徒步下了山,走到河边,生了火,沈飞将肥硕的兔子剥了个干净,论起在野外生存的能力,沈飞说第二,没有人敢说第一。

架起了火,点燃之后,沈飞随手拿起一根尖尖的木头,走到河边,径直下了水。

姚若雪好奇的跟着沈飞走到河边,却见沈飞站在河里,目光转动。

随即,手中的尖尖的木头,猛然刺出,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鲤鱼,在木头上挣扎着。

"好棒!诶,那还有一条!"姚若雪拍手赞道。

沈飞顺着姚若雪手指,又看到一条硕大的家伙,手中的尖木,再度飞出。

两条肥瘦的大鲤鱼,再加上一只胖兔子。

炊烟袅袅,沈飞用潮湿的木头搭了个架子,随之坐下,看姚若雪站在那里,沈飞却是把衣服脱下,铺在地上,细细想来,姚若雪也是一个连命运都不能左右的可怜人。

没有见过那个男人一面,就要嫁给她!

婚姻,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按照欧阳大小姐的逻辑,沈飞在这件事上,绝对是十恶不赦的那种。

因为他的存在,姚若雪才有未婚夫,尽管,他对此一无所知,但是,事情的起因,终究在他。

沈飞指着衣服,示意姚若雪坐下。

姚若雪的嘴角浮起一抹荡人心魄的笑意,这个女人太美,美的让人不敢直视。

事实上,从这一点来说,老家伙还算眷顾他的,起码,没有随便找一个女人,就让她跟人家生孩子。

姚若雪撩起裙摆,抱着双腿坐下。

看着游刃有余的翻动着鲜烤兔和两条鱼的沈飞,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沈飞,你怪我吗?"姚若雪看着沈飞问道。

"怪你什么?"沈飞咧嘴一笑。

"把你的工资定的那么少,对了,你有一个女儿的吧?"想起在飞机上相遇的一幕,姚若雪问道。

"呵呵!"沈飞摇头一笑,不说话。

"其实,你这人,正经的时候,并不惹人讨厌!"姚若雪说道。

从最开始的相遇,姚若雪就是被这个家伙欺负,直到最近,才算是扳回一城,不过,不免有些胜之不武的嫌疑。

事实想来,这个家伙,也不是让人那般讨厌,有时候想想,反而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你为什么就不肯正经一点呢?"姚若雪拖着香腮,看着沈飞,轻声说道。

有微风拂过,一缕乱发,散落在姚若雪的额头上。

这一幕,倾国倾城。

沈飞轻轻别过头去,这个女人的魅力,有时候还真的难以抵挡。

"其实,我这人优点太多,要是稍微正经那么一点,我怕你爱上我!"沈飞摸着下巴,一脸自恋的说道。

"噗嗤!"姚若雪忍俊不禁。

"刚夸过你,就又开始不正经!"姚若雪没好气的说道。

沈飞嘿嘿一笑,翻动着野兔,野兔的表面,已经迸发出油脂,香气四溢。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那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是个大帅哥,或者是个年轻俊彦呢?"沈飞笑道。

姚若雪对此,不禁嗤之以鼻。

"你认为两个没有见过面的人,就在一起,对彼此没有任何的了解,日子,能幸福吗?"姚若雪冷笑道。

"婚后恋爱,也可以的吧!"沈飞笑道。

"哼,少来,那不叫恋爱,那叫契约!"姚若雪没好气的说道。

沈飞耸耸肩,无言以对。

"要好了,兔腿分你,鱼分你一条!"沈飞笑道。

"恩,好香啊!"姚若雪一脸赞叹道,对于沈飞的分配,丝毫不介意,她的胃口,只能吃下这么多而已。

"诶,小心烫!"沈飞看着姚若雪伸手要去抓兔腿,不由惊呼道。

这笨妞,刚烤出来的野兔,是用手能摸的?

"等我一下!"看到姚若雪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沈飞大呼受不了。

迈动着步子,跑向山峰,然后,从一颗大树上,摘下几颗硕大的叶子,拿到河边,用水洗净,"恩,用他裹着!"

沈飞撕下一根兔腿,裹在树叶里,递给姚若雪。

"你的手?"姚若雪看着沈飞。

"握着皮糙肉厚的没事!"沈飞摇摇头。

姚若雪第一次仔细的看一个男人的手,手掌之上,带着厚厚的茧子,手背上,布满着细碎的伤疤,无法形容,这是怎样的一双手。

看的那个笑的憨实的男人,姚若雪蓦然的感到有些心疼。

沈飞自顾的撕下另一只兔腿,用树叶裹上,然后,开始发挥吃货本色,两只手握着野兔,大快朵颐。

见沈飞吃的香甜,姚若雪也不甘落后。两只兔腿进了肚子,姚若雪发现,她已经吃不下去了。

看着面前散发着香气的烤鱼,一副望洋兴叹的模样。

沈飞自然没有丢掉食物的习惯,将两条烤鱼消灭了个干净,两人相视一眼,指着对方,不约而同的笑出声。

姚若雪从包里翻出纸巾,而沈飞下意识的伸出手,将姚若雪嘴边那抹残留抹去。

两人的动作,在这一刻,有着惊人的默契。

姚若雪终于感觉到了沈飞的手,厚重,粗糙,却带着一股温暖。

四目相对,姚若雪眼神闪躲,沈飞不以为意的笑笑。

"姚大总裁,你已经旷工半天了,难道,还打算继续堕落下去?"沈飞笑道。

姚若雪闻言,不禁莞尔。

"什么时候你这个保镖,竟然敢管起我的事来了?"姚若雪板着脸说道。

"能不扣工资不?"沈飞可怜兮兮的问道。

"不扣也可以,但是,那条烤鱼进了你的肚子,所以,你欠我一条烤鱼,什么时候我想吃了,你要给我烤!"姚若雪说道。

沈飞无奈的耸耸肩,"你们女人,难道都自带不讲理属性吗?"

刚刚,还是一副哀婉欲绝的模样,怎么吃了两条兔腿之后,就满血复活了?

沈飞怀疑,这个女人真正伤感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早上没有吃早饭,然后,回到家之后,又没人管饭!

姚若雪看着沈飞无奈的样子,噗嗤一笑。

"走吧!"

"如你所说,不妥协,就要学会抗争,不过,无论如何,路还是要走下去的对吗?"姚若雪说道。

沈飞耸耸肩,不知可否。

两个人,上了山,坐上车子,一路回到公司。

没有人感觉意外,毕竟,沈飞是姚若雪的保镖,况且,怎么看,姚若雪跟沈飞,也不可能有什么!

"今天,谢谢你了!"在沈飞要一头钻进属于他自己的那个小屋之后,姚若雪在沈飞的后面,轻声说道。

这是她第一次正视这个男人,突然间发现,这个男人,似乎会很多东西,会飙车,会烧烤,还会打架!

最重要的是,在那一刹那间,流露出的关怀,让姚若雪怦然心动。

她从不介意身份地位财富的差距,若是这个男人没有女儿,姚若雪觉得,她或许会爱上这个男人!

当然,只是想想而已。

她知道,那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就像是她的婚约,不是她说终止就可以终止的一样!

沈飞愣了三秒钟,"这么客气,有些不习惯!"

"要是一定要感谢我的话,我也可以勉为其难的接受,不用别的,工资给涨点就成!"沈飞嘿嘿笑道。

"给本小姐做了一顿烧烤,而且,大多进了你的肚子,再给本小姐盛上一碗心灵鸡汤,就想在本小姐这里骗钱?美的你?"姚若雪看着沈飞,一脸的不屑。

沈飞咂咂嘴,这女人,过河拆桥的本事,还真不是盖的。

看着沈飞垂头丧气的模样,姚若雪心中暗暗得意。

"恩,不过,电脑倒是可以借你用两天,但是,不许在大呼小叫,吵的人不安宁!"姚若雪说道。

她也是看这个家伙整天无所事事,显的可怜的紧!

毕竟,每天一个人发呆盼时间的日子,可不好过。

再说现在看来,这个家伙,也没有那么讨厌,无非就是嘴破了一点而已。

看着那个犊子笑的欢快的模样,姚若雪不禁莞尔。

其实有时候,人懂得知足,就是一种欢乐,比如,眼前这混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