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囚 第一章 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楚囚小说简介

《楚囚》是作者放逐边疆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较太宗时期更甚了。”  高先生道:“刑执事无需疑虑,有老夫大哥在朝,长孙家翻将近哪去,更何况长孙军中势大,皇上早以惶恐不安,长孙令明虽德高望重,但垂垂垂老矣矣不堪入目大用,仅他那两个儿子能成何大事?皇上必会借此良机企图抽回西线军中大权,皇上命太子监茅屋内传来哼声,声音略带嘶哑道:“下去吧,密切监视两军动向。”。...

楚囚小说-第一章 引全文阅读

  一匹快骑穿梭林间,离茅屋不及十丈时单手点马背飘身而下,顺势向前几步,俯身道:“报,两军已列阵。”

  茅屋内传来哼声,声音略带嘶哑道:“下去吧,密切监视两军动向。”

  “遵命,属下告退。”

  茅屋内四人正襟危坐,为首长须鬓白,一副私塾先生模样,半响捏胡道:“此番唐秦对决近四十万大军交战厮杀生平仅见,未能目睹有些可惜了。”

  坐于老者左下首之人道:“高先生所言甚是,只是这样一来,长孙家恐在朝堂势力较太宗时期更甚了。”

  高先生道:“刑执事无须顾虑,有老夫大哥在朝,长孙家翻不到哪去,何况长孙军中势大,皇上早已惶恐不安,长孙令明虽德高望重,但垂垂老矣不堪大用,仅他那两个儿子能成何大事?皇上必会借此良机强行收回西线军中大权,皇上命太子监军正是此意。”

  刑执事道:“高相国乃邢某最为佩服名臣之一,若能灭秦,高相国功不可没。即便不能灭秦,也要打得西秦至少十数年无法来攻我大唐,才有望一统中原。只不过高先生言及长孙家如此,高相国岂非也要受皇上忌惮?”

  一人忽道:“刑执事此言差矣,叶某认为长孙令明军中势力庞大,皇室最忌军队叛乱,高相国一心为民二十余年使得大唐国泰民安方能与西秦一较高下,皇上应知轻重。且治理国家还需靠这班文臣,仅凭皇室就能治理吗?刑执事所忧也不得不堤防,高相国深知其味,应进退自如。”

  刑执事道:“叶城,北疆蛮族虽无忧,长孙家身为大唐第一世家传承百余年岂会甘心受伏,长孙家朝野亦有门生,必会奋起抗击,相国大人恐怕亦是见不得大唐动乱。且不说蛮族,毕竟还有一个南吴在测,必会劝阻皇上留情三分。”

  叶城道:“刑天,你也太小瞧当今圣上了,南吴羸弱偏安一隅,其君只知风月,朝纲败坏,南吴若不来攻也就罢了,若是来了,仅凭南线十万大军足以挥军直下,南吴必败无疑。”

  刑天道:“匹夫之勇,若是如此,大唐百年前早就一统中原了。”

  叶城道:“哼,你也不过尔尔,不与你这等奸诈小人废口舌。”

  刑天满脸怒容,正欲驳斥,高先生喝道:“你二人给我闭嘴。”

  刑天与叶城同时哼了一声,各自撇头不语。

  这两人一见面便针锋相对,高先生无奈摇头道:“水执事在想何事?”

  “高先生,据南吴分堂来报,南吴军队秘集南线与西线意图不明,且南吴万人武林义军已蓄势待发,不得不防啊。”

  此人叫水连城,与刑天和叶城同为执事,而那高先生是当朝相国高名严三弟高名鼎,掌管高家暗中势力。

  高名鼎道:“南吴此番用意不言而喻,是怕我大唐大败秦军挥军南下才有此策略,南吴军纪荒废,吴王正如叶执事所说只知风月,这等兵戈之事他不屑为之,况且南吴朝中大臣也不无名仕,坐山观虎也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至于南吴的武林义军,哼,除了张家之外,其他不足为虑。若不是张家从中领军,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水连城暗中轻吟,武林中人武功高强,万人上了战场至少可牵制数万大军,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武林人自持武学高来高去甚少听命于朝廷,只有武林世家家大业大畏惧官府才不得已投靠世家阀门。

  若想出人头地,不投入世家门下,武功再高又有何用?自己也不正是如此?水连城见高名鼎如此说了,也就沉默不语,想来高名鼎已有对应之策。

  高名鼎道:“好了,这朝堂之事不是我等所能插手得了,自有大哥与二哥把持,我们还是想想如何对付黑鹰与雪狼吧。”

  水连城苦笑一声,黑鹰、雪狼与暗灵并称当世三大暗势,两大势力人才济济,两相比较,暗灵可用之人捉襟见肘,不仅要护卫高家朝中大臣,也要护卫军中高级将领,更要护卫各地产业首脑人物,俗事中能启用的人简直少得可怜,他这个执事当得还不如另外两位逍遥,苦活累活全是他一人干。

  担子太重了。

  水连城脸红道:“高先生,属下,属下无能为力。”

  高名鼎也露出一丝无奈,高家传承百余年,所启用的文臣将领无数,暗灵势力发展却一代不如一代,仅护卫人数便动用暗灵过半,打探消息与对付两大势力亦要不遗余力,就是把他榨干了也解决不了当前窘迫形势。

  不过想来这次与西秦决战,军中将领定是死伤参半,抽调剩余人手勉强可度过难关,但解决不了日后之势,还需防范于未然。

  高名鼎毅然道:“军中将领随身暗灵成员不参与此次战事,传令下去,这些人除了护卫偏将以上将领之外全部纳入暗灵三组水执事縻下,三组同时抓紧时间招募人手加以培训,特别以那些资质上佳的少年为主。”

  叶城闻言一惊,脸色阴晴不定,不时看向高名鼎。安排军中护卫正是他暗灵二组,这等于把他的人手抽调大半,他这个执事还有何用处?

  刑天闻言登时心中大笑,却面露惊疑道:“高先生这可使不得,若军中将领遭两大势力暗杀,我等岂不是自斩羽翼?”

  叶城心中慌乱,见刑天为他进言,面露感激之色,却不知刑天恨不得把叶城架空,甚至把他踢出暗灵才甘心。

  高名鼎不禁看了刑天一眼,刑天心中所想岂能瞒过他,摆手道:“军中数万将士岂会让这些刺客来去自如,若是如此,我等早就把其余两国的文臣将领杀个精光了。此番战事过后大唐进入修养生息,不会再有兵戈之事,军中空缺不是一时半会能填补得了,与其让这些人闲置家中,倒不如让其发挥正途。叶执事放心,这些人所领俸禄一分不少,日后还会重归二组。”

  叶城还能说什么,只能俯首领命。

  高名鼎对水连城道:“水执事,可曾找到这两大暗势总部?”

  见水连城摇头,高名鼎也不追究,若是能找到的话,几十年前先辈早就把两大暗势诛杀干净,看来只能在某些地方下手。

  忽而高名鼎诡异一笑,道:“楚沢这孩子如何了?”

  “这孩子自从一场大病之后变得沉默寡言,甚至数月也未曾听他说一句话,不过这孩子倒是勤奋,《般若经》已练至二层,刺杀术更是信手拈来,只不过这刺杀术只有型而无实。”

  高名鼎道:“六岁就有这般成就已是不错,在苏子牙身边定是吃了不少苦头吧。”

  水连城干笑数声,并不答话。

  见他如此,高名鼎自然知晓苏子牙的手段,笑道:“此子犹如潜龙,待他成年后送往西秦分堂,若西秦还在的话。”

  高名鼎又道:“还有何事禀报,若没事了,大家各自散了,协助好我大唐军队,不可让武林义军参和其中,尤其是西秦武林。”

  水连城起身道:“属下还有一事禀报。”

  “讲。”

  水连城道:“魔门门主古惑与灵山古寺凡尘大师求见高先生。”

  叶城冷笑道:“这可真是奇了,一个杀生一个抚生,两门水火不容,百年世仇堪比沙场征战,而今居然都要见高先生,恐怕另有其意吧。”

  水连城道:“不管两人有何用意,如此形势之下最好见上一面,毕竟若两门为秦王所用组成义军牵制我大唐数万大军,后果不堪设想。”

  叶城道:“凡尘这老秃驴尚可见上一面,这古惑就免了吧。凡尘战乱安抚民心尚能一用,古惑求见高先生无非是看重高相国如今地位,为避免殃及魔门弟子脱离秦王掌控,欲迁徙我大唐罢了,到时大唐武林更难掌控,大唐可没有那么多将士去剿灭。”

  水连城摇头道:“若能为我等所用岂不是更好?”

  “水执事,魔门与佛门已在西域盘踞百年,若能用的话秦王会放过这种机会?”叶城转首对高名鼎道:“高先生,在属下看来,这两门还是不见为好。”

  高名鼎道:“刑执事认为如何?”

  刑天与叶城难得意见一致,道:“叶执事所言甚是,魔门行踪极为隐秘,若不寻及逼迫其立誓或派精兵把守很难为我所用。而那佛门更不用说了,这些酸掉牙的老秃驴一心传教不造杀戮,与我等做喋血之事的人更是格格不入,若让凡尘广为传播,哼,怕是十年后百姓一心向佛与世无争,我大唐彪悍民风岂不是荡然无存?日后还如何一统天下?”

  高名鼎沉吟半响道:“水执事这两人是怎找上你的?”

  水连城忧心道:“苏子牙行事怪异,高先生不得不防啊。”

  高名鼎一惊,道:“是苏子牙?”

  水连城道:“正是,也不知魔门与佛门如何与之联络,属下正是担心此事,苏子牙一心为我所用还好,若不是的话,应尽早除去为妙。”

  苏子牙此人虽不让高名鼎喜欢,但其武学却是实实在在的,当今能与他比拟的寥寥数人而已,让他作为总教调教暗灵绝对不失为一大幸事,但此人性情怪异亦是不得不防。

  高名鼎森然道:“水执事你传老夫一句话给苏子牙,若再与魔门藕断丝连,别怪老夫大义灭亲。”

  水连城三人一惊,面面相觑。

  高名鼎深知苏子牙此事所知之人并不多,就是自己手下这三位心腹也不知,思量许久还是觉得不便告知三人,当下道:“通报西秦所有暗灵成员,凡遇佛魔两门能杀则杀,切不可与之接触。”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