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浴血山河 第四章 搏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抗战之浴血山河小说简介

《抗战之浴血山河》是作者秦风汉月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岳复丢下一句话后,20-300女子张口就晃身出了那间屋子,迅速钻到了街对面的一条胡同。  他要去庙行。  虽然那场战斗中的胜利了注定一生,但是岳复但是要去。  他要做的,是尽量避免救下一些要牺性在那场战斗中当中的士兵;也要通过这场战斗中来变化这具身体原本他要去庙行。。...

抗战之浴血山河小说-第四章 搏杀全文阅读

  岳复扔下一句话之后,不等女子开口就闪身出了那间屋子,迅速钻进了街对面的一条胡同。

  他要去庙行。

  尽管那场战斗的胜利已经注定,可是岳复还是要去。

  他要做的,是尽量救下一些要牺牲在那场战斗当中的士兵;也要通过这场战斗来改变这具身体原本的命运!

  或者说,他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自己民族的命运。

  距离让未来的他从不敢踏足的屠杀纪念馆的那场屠杀,还有6年啊!曾经时空的他,穿着自己最隆重的军礼服,只能站在莫愁湖畔,遥遥而望。

  数十万军民,被麻木的屠杀,那是整个时代之耻,是军人之耻。

  他需要,改变。

  他需要,军功。

  女子愣愣的看着岳复离开的背影,恨恨的咬了咬牙。

  而事实上,岳复正在做的,就是在救她。

  如果带上她走,目标越大,暴露的几率就越大。日军不是稻草人也不是蠢蛋,他们的训练水平甚至真的算得上这个时代亚洲第一陆军。最后的结局极有可能是两人都会死在这片已经被日军占领的区域。

  可要是岳复将这附近的日军士兵全都引开,那么女人安全离开这片区域的可能性就上升到了九成以上。

  战争面前不光是需要强悍的身体和战斗力,更重要的要用脑子。

  否则,现在的岳复充其量就只能算个散兵游勇,连个孤胆英雄都算不上。

  就在女人对周遭的黑暗开始感到恐惧,内心惴惴不安的时候,远处突然接连传来“啪勾儿、啪勾儿”几声枪响。

  那是属于三八式步枪的枪响。

  紧接着,外面的街道上便陆续响起零星的脚步声,迅速朝那个方向靠拢。

  这时候,女子似乎明白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感激。

  枪是岳复开的,四名刚刚用头盔热了一点儿稀饭,正在狼吞虎咽的日军士兵还没等发现枪声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就一一被精准至极射至的子弹击中,不是脑袋就是胸口,哪怕就是连滚带爬想躲开的最后两名士兵,也没逃开被子弹击杀的命运。

  用88式狙击枪能击中1200米外目标的共和国利刃除了需要一定的运气,更多的是本身的本事。这里虽然没有88狙,但拥有超长枪管有效射程达到500米的三八大盖在岳复手下,射杀300米范围内的日军,真的,不要太简单。

  同时,岳复选择的开抢位置很好,四周有几个损坏较轻的建筑物,能让枪声产生回音,短时间内无法判断出他的位置。四周还在燃烧着的木头飘出的白色烟雾也帮他掩饰了枪口冒出的硝烟。

  对于这种突然冒出的不知来自何方的射击,附近的几条街巷之中陆续出现十几名日军士兵,猫着腰、弓着身子端着全长比他们个头还高的三八式步枪紧张兮兮的四处搜索。

  中国士兵这种散落在占领区域内的散兵游勇不少,但基本上都被他们找出来一一干掉。

  可这一次,仿佛不太一样。

  同伴一枪致命的伤口提醒着他们,潜藏敌人精准至极。一不小心,他们就有可能在自己的地盘上成为下一个枪下亡魂。

  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一个什么样的敌人。

  在夜幕的掩护下,岳复的单兵作战能力更是呈几何倍数增加,就算日军的人数再增加几倍,只要岳复没有暴露位置、鬼子没有聚集在一起,都只能是送人头的货色。

  黑暗中,一道略显臃肿的身体狸猫般轻盈的闪过,一名进入街边残破的民房中搜查的日军士兵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身体猛的一僵,一把沾血的刺刀就从他的胸口穿出,将他的心脏扎了个对穿的窟窿。

  他拼劲全力想要给在附近的同伴示警,可是一只肉呼呼的大手却似乎早已料到他的意图,在他的声音冲破喉咙之前,就死死的捂住了他的嘴。

  岳复将尸体轻轻的放倒在地上,双手迅速在尸体上摸索。

  “真特么邪门!这些鬼子身上咋都没有手雷?”岳复小声嘀咕了一句,便闪身翻上了房梁,从屋顶被炸弹砸出的窟窿里探头朝街上观察情况。

  而这个时候,附近已经聚集了三十几名日军士兵,他们两三个人为一组,正在挨家挨户的搜查。

  岳复冷静的仔细观察了周围的地形,最终把视线放在了左后侧三十米左右的那座钟楼上。

  闪身从屋顶跃下、脚上的昭五式军靴底部那三十多颗钢钉在一百八十多斤重量的压力下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转眼间便消失在那条小巷之中。

  那座钟楼似乎已经废弃多年了,残破的木门上被一条手臂粗细的铁链锁住。

  岳复没有走门,而是借着奔跑的冲势和外墙体大于八十度的倾斜强行攀上第二层的护栏,翻身进入二层缓台。

  钟楼总高大约十二米,除了一层的基座和二层缓台之外,就是一圈儿盘旋木梯,直通顶部。

  来到顶部那个不足三平米的木制平台之后,岳复迅速将身体紧贴在窗边,探出枪口瞄准。

  俯角射击的难度要比平射和仰角更大,枪体无法保持水平状态,子弹在脱离枪口之后不再按照原本的抛物线原理运行,地心引力的作用等等。

  这些都是能够影响射击精准度的重要因素,稍有丁点儿偏差就会无法准确命中目标。

  岳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平稳、均匀的速度缓缓呼出,同时移动枪口寻找目标。

  他现在所处的位置虽然居高临下、视野宽阔,但也同样容易暴露位置。

  或许是艺高人胆大,岳复有把握在两分钟时间内干掉十名以上的敌人,却不相信这些小鬼子能在这种大于七十度仰角、无依托且看不到他具体位置的情况下精准命中。

  岳复脱下身上的棉坎肩垫在枪口下面,尽量减少火药气体冲出枪口时发出的声音。

  也就是稍微起到一点儿消音器的作用,效果不大。

  “啪勾儿……”

  三八式步枪清脆的枪响在空旷的黑暗中宛若一声惊雷、一道闪电,瞬间划破了日本人嚣张跋扈、唯我独尊的气势。

  自九一八开始至今,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有效抵抗,黑龙江的老马那场江桥战役负责主攻的也是甘当汉奸的张海鹏等伪军负责主攻的。

  虽说最终张海鹏疲软不顶用,还是他的日本爹亲自上阵才打赢了那场战斗,但是在日本人眼中,那些看似强大的中国军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全都是一击即溃的废物。

  不过寒冷的黑龙江还狠狠的给他们上了一课,当时还带着薄皮钢盔的鬼子兵在战斗中出汗,严寒将他们的头发和钢盔冻在了一起。

  没有见识过西伯利亚寒流的鬼子兵试图用热水化开冻住的脑袋,结果连带着头皮都揭了下来。

  也是从那时起,小鬼子基本放弃了那些中看不中用的钢盔,改戴了脖子后面带屁帘儿的帽子。

  可是从这场战斗开始,小鬼子的气焰遭到了惨重打击,十九路军的顽强抵抗已经完美的彰显了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和抵御侵略的决心!

  而现在,这个躲在暗处、幽灵一般的敌人更是让下面那二十几名日军士兵心惊胆战。

  看着同伴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和头顶那个手指粗细、正在汩汩流血的弹孔,那些日军士兵感受到了来自死亡的恐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